50不是恐怖的數字,而是值得慶祝的年紀

如果你希望未來比現在更好,就不能害怕變老。

shutterstock_181428464

文/喬‧安‧詹金斯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本文作者喬‧安‧詹金斯是美國退休協會(AARP)執行長。美國公民在50歲那年會收到AARP寄出的信,邀請他們加入這個服務退休人士的非營利組織。在這過程中,喬‧安發現,有些人相當害怕50歲的來臨。究竟為什麼50這個數字,會引起這麼大的情緒反應?

在我擔任退休協會執行長的所有作為當中,最為人所知(或者有些人會說是最被人詬病)的一件事,就是寄出那封信。大家都知道的「那封信」,會在年滿五十歲時送到每個美國公民手上,邀請你加入退休協會。顯然不是每個人都很期待收到這封信,有些人根本連拆都沒拆就丟進垃圾桶。有些人則是會偷偷攔截配偶的郵件,把這封信裱起來,然後在對方的五十歲生日派對上,當著所有親朋好友的面送給當事人,把這當成一則笑料,或是把這封信當成生日卡片。

幽默大師比爾•蓋斯特(Bill Geist)一九九八年的著作《五十大作戰》(The Big Five-oh!: Facing, Fearing, and Fighting Fifty)花了一整章的篇幅在講這封信,書中把退休協會當時的執行理事稱為「萬惡的霍勒斯」。蓋斯特說,現在不再有徵兵信,寄炸彈的大學炸彈客也已經被捕,所以你會收到最可怕的郵件就是霍勒斯寄出的這封信。別誤會,很多人樂於收到這封邀請函並且選擇加入我們(精確的數字是大約三千八百萬人),但有些人就是無法面對邁入五十歲的事實。

究竟為什麼五十歲這個關卡會引發這麼情緒性的反應?如果你試著在Google 搜尋引擎打入「I lie about my……(我對……說謊)」,自動提示選字跳出來的第一個關鍵字會是「age(年齡)」。為什麼大家這麼討厭變老?而且為什麼這種情結似乎都是從五十歲開始,而不是比方說六十、七十或八十?答案當然是那些早已過時的刻板印象,我們受到了文化制約。

在五十歲生日那一天根本不會發生什麼生理變化讓你突然變老,六十五歲生日當天也不會有生理變化讓你想要退休,想要搬到陽光普照的南方或是搬去和兒女一起住(嗨,孩子們!)。

變老是持續漸進的過程,從我們出生那天開始到死亡為止,每一天都在變老。

這個過程在年輕時被視為成長發育,我們不斷學習、變成熟,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一份子,用我們的才智和能力增進社會的共善。一路上有許多指標或是所謂的里程碑標誌出我們的發展:五歲入學,每年升一級,十三歲行堅信禮或受戒禮,到十六歲可以考駕照,十八歲高中畢業成為青年,二十一歲在法律上完全成年。每一個里程碑都有慶祝活動或獎賞,提醒宣告我們又達成了另一個成長目標。

然後不知道怎麼搞的,到了中年也就是大約五十歲左右,我們開始認為變老是退化的過程,就好像我們爬到了山頂,現在開始要下山了—「走下坡」的說法就是這麼來的。

大家都知道,下坡的速度比上坡快很多,所以在我們的想像中衰退發生得很快。如果是在平均壽命大約六十二歲的一九三○年代,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人們有這樣的想法,我不見得會贊同,但可以理解。可是在今日,五十歲的人可以預期再活個三十多年,這種想法就沒什麼道理了。

大體而言,隨著年齡增長,成長的里程碑也跟著消失,變得愈來愈稀少,而且我們對僅存的幾個里程碑抱持的心情與其說是歡欣期待,不如說是畏懼。倒不是因為長大以後沒有值得慶祝的里程碑,只是我們不再抱著喜悅的心情。這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很多人這麼看重五十歲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這是一個自我省思的時機。我們開始盤點自己的人生:我達成了哪些目標、還有哪些目標沒達成?我是不是實現了二十歲時計劃要過的人生?我快樂嗎?接下來要做什麼?

這些問題的答案往往激起各式各樣的情緒,決定了我們如何看待老年生活。我有一個朋友從各方面看來都是人生勝利組,現在要面對變老的事實。她的孩子都已經離家獨立,而她正在努力尋找自己的生命意義與目標,卻困在「老化等於退化」的心態中,看不到前方等待她的成長機會,也看不到幸福快樂的可能。

我和朋友們試著鼓勵她建立樂齡的心態,去認可自己的成就,體認到自己可以選擇要怎麼度過接下來的二十年。我們告訴她,成功和快樂不是年輕人的專利,任何年紀的人都可以追求成功快樂。不過她並不是特例,很多人和她有同樣的掙扎。

不少人已經開始認識到這種情況並做出了改變,例如歐內思婷•薛佛(ErnestineShepherd)。看到她平坦的小腹、緊實的手臂和絕佳的體態,你絕對猜不到這位健美小姐高齡七十九。歐內思婷的身材勝過比她年輕幾十歲的許多人,座右銘是「決心、毅力、紀律」。年齡不過是個數字,她自己本身就是明顯的例證。她健美的身材讓人印象深刻,不過最讓人驚嘆的部分不僅於此,你可能很難相信她直到五十六歲才開始健身。在健身的過程中,歐內思婷立定目標鍛鍊身體,過程中克服了許多健康問題,包括走出姐姐的死帶來的憂鬱症。

她在二○一○年被列為金氏世界紀錄年紀最大的健身運動員。

還有九十九歲的多莉莎•丹尼爾斯(Doreetha Daniels),她在二○一五年六月畢業於加州聖塔克拉利塔的峽谷學院,拿到社會科學副學士學位,成為史上最老的畢業生。

多莉莎說她拿學位是為了提升自我。這趟求學之路始於二○○九年春天,一路走得很辛苦。一些對她的同學來說很普通的動作,像是開車到學校、在校園內到處移動,對她來說卻相當辛苦,因為她的同學多半介於十八到二十四歲。在教室裡,她還要面對其他挑戰,像是必須學會使用電腦才能完成課程的要求,另外像是聽課或是追上其他同學的進度,對她來說都是挑戰。但她不屈不撓,她說:「我已經六十三年沒碰過代數了。這段時間我學了很多。」

多莉莎應付挑戰的方法,就是加倍努力,而她的努力到最後值回票價。每週兩次她會到學校的輔導學習中心請輔導老師幫忙指導課業—這還只是她上課前的預習工作。從每天早上起床上學到勇敢面對教室內外的挑戰,多莉莎的學習欲激勵了身邊的每一個人。她建議那些想要回學校念書的人:「別放棄,放手去做。不要因為別人說了什麼就洩氣沮喪。對自己說:『我要做這件事』,為自己而努力。」

葛萊美獎歌手瑞姬娜•蓓爾(Regina Belle)有類似的經歷。她在二○一五年春天重拾三十年前因進入演藝圈而中斷的學業,回到羅格斯大學拿到學士學位。她表示這個學位的意義不亞於贏得葛萊美獎,這是她必須為自己完成的事。

歐內思婷、多莉莎和瑞姬娜都是樂齡的代表,她們清點自己的人生歷程,決定還有想做的事,而且是為自己而做。她們知道自己可以繼續成長發展,這正是她們所做的事。她們展現出熟年不是令人害怕而是值得期待的事,不是衰退而是成長的階段。她們也讓我們看到,如果我們想在年紀增長的過程中持續成長發展,就不能對變老這件事抱持恐懼的心態。我們必須願意踏出「舒適圈」,勇於嘗試新事物與冒險,以實際行動去對抗那些老舊的成見和誤解,不自我設限哪個年紀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

所以,當你的年齡達到那個「恐怖的數字」,不論對你而言是五十、六十還是七十,記得提醒自己:距離人生旅程的終點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想一想前方還有那麼多年的歲月可以用來改正從前的錯誤,或是再一次得到機會把事情做對。想一想現在你終於可以去念一直沒有時間去修習的那一門大學課程,或是去學一直想要學的東西。只要擺脫以往的心態,擁抱樂齡人生,眼前將有無盡的機會等著我們。

(本文摘錄自喬‧安‧詹金斯著,《50+好好:顛覆年齡新主張》,天下文化即將出版)


50+tips

  1. 50歲以後不是沒有值得慶祝的里程碑,只是我們不再抱著喜悅的心情。這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2. 如果我們想在年紀增長的過程中持續成長發展,就不能對變老這件事抱持恐懼的心態。
  3. 不論對你而言是五十、六十還是七十,記得提醒自己:距離人生旅程的終點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想一想前方還有那麼多年的歲月可以用來改正從前的錯誤,或是再一次得到機會把事情做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