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次青銀共居實驗(上): 不熟的新家人,怎麼豐富彼此的生命?

「家人」的定義不一定是血緣,而是彼此的心意。

DSCN2759-cut.jpg
文、圖/陳莞欣

夏日午後,三峽大學路上的公寓裡,一群室友剛結束菜市場的採買行程。幾個人慵懶的坐在沙發上聊天,另一邊則有人提議,「要不要來打麻將?」

4人的牌搭子裡,做莊的是92歲的奶奶、麻將高手豆豆媽。和她一起打牌的則是3個20幾歲的年輕人。牌桌上熱絡的氣氛,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他們認識的第2天。

這棟位於台北大學附近的公寓,是新北市政府和共生公寓經營團隊玖樓共同舉辦的青銀共居計畫地點。試住體驗活動為期3天2夜,室友由4名65歲以上的長輩和6名20-40歲的年輕人組成。

豆豆媽的牌友、23歲的滋滋,是在雲林念書的研究生。由於研究領域和老人學相關,她看過許多身處長照機構的長者,多半孤獨、失能、沮喪。然而,出現在青銀共居公寓裡的長輩,完全推翻她先前的印象「他們都很活潑、什麼都能聊,而且觀念非常前衛!」

空間規劃巧思,在共居生活中又保有自我

青銀共居公寓的前身,原本是三峽區段徵收配給屋主的安置住宅。時隔多年,部分被徵收的屋主已另有房產,不願再購入政府興建的安置住宅。於是396戶安置住宅中,有26戶轉為社會住宅。其中3戶是未來青銀共居計畫的據點。

原本空曠的公寓,在玖樓的巧思規劃下,變身為有木質長桌、湖水綠沙發、植栽和長吊燈的舒適空間。3戶3房2廳的公寓,以主題區分為「食」、「作」、「玩」3個空間,因應不同年齡的生活作息。「食」的空間定位為餐廳,由早睡早起、經常下廚的長輩居住。「作」則是安靜的共同工作空間,有一名長輩和2名年輕人同住。最後,「玩」這個房間有適合通宵聊天的沙發、可以打牌、玩遊戲的茶几,4位室友都是年輕人。

DSCN2768

DSCN2738

DSCN2758

三戶青銀共居公寓,剛好規劃為食、作、玩三個空間。

27歲的雅文曾是雜誌編輯。在來到共居公寓之前,她住在台北老家,做任何事情都要顧慮到父母。但在青銀共居的公寓裡,每個人有各自的房間,公共區域又是3個獨立的門戶。就算年輕人忘我的聊天到凌晨,也不會吵到隔壁9點就入睡的長輩。

從各自的生命經驗中,看見不一樣的世界

在青銀共居公寓裡的一天,行程是這樣的:早上共用早餐後,室友們一起去菜市場買菜,準備晚餐的食材。下午,有人睡午覺,有人選擇聊天、打麻將度過炎炎夏日的午後。晚上,室友們分成2組準備晚餐,餐後一起看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討論不同世代喜歡的電影和明星。

生活在一起,其實就是最好的學習。長輩豐富的生命歷練,讓年輕人看見上一代的人是怎麼照顧自己、打理生活。雅文回想,以前住在家裡,她幾乎從不下廚,也不會判斷食材新鮮與否。但在菜市場,長輩們熟練的指點年輕人殺價、辨別肉品的不同部位、挑選玉米、紅棗等食材。這些都是過去人們習以為常,年輕世代卻愈來愈生疏的知識。

DSCN2659

DSCN2676

長輩從年輕人們身上得到的,則是與時俱進的進步觀念。在70多歲的Lily眼中,20多歲的Jerry就像自己的兒子,她會開玩笑的問他:「你有沒有女朋友?或是現在該問你們有沒有男朋友?」。年輕人關心的婚姻平權理念,Lily也跟得上潮流。其他人則趁機來個進階版的「機會教育」,告訴她:「現在不只有男女同志,也可能外表是女性,但內心認同是男性!」

 DSCN2731

Lily和Jerry在青銀共居實驗中首度認識,很快就變得情同母子。

銀髮心聲:跟年輕的孩子住在一起,填補我們心中的空缺

長輩早睡早起、生活清幽,跟愛熱鬧的年輕人住在一起,雙方合的來嗎?

新北市城鄉發展局專員袁淑真觀察,有意願參與青銀共居計畫的長輩中,不少人的孩子遠在異地工作,少有機會陪伴父母。先前的試住體驗中,有一位65歲的太太,大女兒隨著爸爸去深圳經商,小女兒則遠嫁南部。她一個人住在3房2廳的大房子,顯得冷清寂寞。袁淑真形容,「她一進青銀共居的公寓,就直說好好玩,好久沒那麼開心了。」空巢期的長輩,碰上離鄉背井工作的年輕人,恰好填補了彼此心中的空缺。

曾先生的2個兒子都在國外念書、工作。68歲那年,他曾試著入住養生村,發現隔壁住了個98歲的老爺爺。相差30歲的兩人,觀念、作息都有所差異,卻必須過著同樣的生活、上同樣的課程。養生村的環境,讓身心健朗的他覺得自己瞬間成了老人。青銀共居公寓裡青春的氛圍,才讓他重新找回「生活」的感覺。

即使子女有心陪伴,家人有時也需要獨立的空間。72歲的Peggy有個38歲、剛新婚的兒子。夫妻倆都在知名電子代工廠上班,早上7、8點出門,晚上11、12點才回到家。雖然住在一起,卻少有機會見面。

儘管孝順的兒子想買間大房子,讓老婆、母親、外婆能夠住在一個屋簷下;但Peggy仍想給成年的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因為,她發現媳婦每每在客廳看電視時,總是顧慮她在場而顯得有些拘謹。假使搬進青銀共居的公寓裡,既能享有年輕人的陪伴,又能和自己的孩子保持親密而獨立的距離。

DSCN2787.JPG

72歲的Peggy(左)想和92歲的媽媽(右)一起住進青銀共居公寓。有年輕人的陪伴,又能給自己的孩子一個獨立的空間。

Peggy認為,和年輕人在一起不只開心,人也不易衰老。問她是否擔心年輕人愛熱鬧,生活作息不同?她哈哈大笑道:「年輕人想講話就讓他們講。很多老人也很愛講話,而且講很大聲啊!」

青年心聲:長輩像父母,關心我們卻不會說教

房價高漲不下,對於來自外地的年輕人而言,屬於社會住宅性質的青銀共居公寓解決了他們無力買房、租金負擔沉重的問題。相較於和家人同住,又多了一種「距離的美感」。

28歲的小墨住在公司附近的套房,租金不低,空間卻相當狹小。對於長居青銀共居的選項,她躍躍欲試。從小由外婆帶大的她,看見外公過世後,外婆選擇一個人獨居。不和子女同住,而是找姊妹淘和好朋友陪伴,經營自己的生活。

外婆的選擇,讓小墨看見「家」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即使沒有血緣,住在一起就是家人。她認為,參與青銀共居的長輩像年輕人一樣,每個人的個性都不同。有媽媽性格的長輩,也有像小女孩一樣,非常可愛的阿姨,一點也不像年輕人想像的呆板。「所以,我們也不要試圖用一個標籤定義他們。」

同樣是和長輩同住,青銀公寓裡的叔叔阿姨和自己的父母,有什麼差別?小墨認為,沒有血緣的室友,反而能維持剛好的距離:「我們全心的相信彼此是獨立的個體。雖然不認識彼此的過去。但相信你有獨立生活的能力,才能活到現在這個歲數。」因為信任,才有相互尊重的可能。

在入夜後的公寓,室友們自然而然的聊著感情話題、喝喝小酒。長輩和年輕人交談的內容不是倚老賣老的說教,更近似於和好朋友聊天、分享自身的故事。「雖然他們在LINE上有時候還是會發長輩圖,讓人覺得還滿像自家老媽的!」小墨笑著補充。

 DSCN2747-cut.jpg

沒有血緣,也能成為家人

遠離父母、在外地打拼的年輕人;有小孩,但選擇不和孩子同住的熟年夫婦;選擇不婚,樂在獨居也不吝與人同樂的單身女郎……人們帶著不同的故事前來,走進彼此的生活。不管你和原生家庭的關係如何,進入這棟公寓時都是一張白紙。在一個屋簷下,建立起新的家人關係。

玖樓共同創辦人柯柏麟說,青銀共居計畫挑選室友的準則,首先是人口特質如性別、年齡等,要盡量多樣化。但人格特質只有兩個要求:願意互相學習和具有同理心。例如,在共用的公共區域,要做到維持清潔、不要干擾室友。或者,當室友身體不適時,你能否細心的觀察到他人的異狀,願意多付出一些?

在青銀共居的公寓裡,定義家人的不是血緣或法律,而是彼此的心意與信任。只要你願意打開心防,這裡的大門隨時敞開,歡迎你來成為一家人。


50+tips

1.透過適當的空間規畫,因應長輩和年輕人的作息差異分配主要生活空間,青銀都能住的舒適自在。

2.生活在一起,其實就是最好的學習。長輩豐富的生命歷練,讓年輕人看見上一代的人是怎麼照顧自己。長輩們則能從年輕人身上,學到進步觀念。

3. 在青銀共居的公寓裡,定義家人的不是血緣或法律,而是彼此的心意。同理心讓青銀成為一家人。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