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幸福的晚年,不該建立在犧牲女人的幸福之上

照顧父母的美意,不應成為對照顧者情感和時間的掠奪。

shutterstock_140815480
文/米澤富美子 譯/胡慧文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93歲老媽的任性

以前曾經在某報紙的人生諮商欄看到一則讀者的投書,說自己對「九十歲媽媽的任性」吃不消。專家的回答是:「九十歲媽媽任性的時日已經不多,請對她多一點溫柔包容。」

的確,專家所言不假。然而,照顧九十歲媽媽的投書讀者如果年已七十,而他的照護任務還有十年要忙,那麼他自己的時日也同樣不多了。或者,這位投書讀者是四、五十歲的壯年人,為了照護媽媽而犧牲自己的生活與事業……

因為內情不詳,所以只能任憑臆測,但是會特意投書專欄尋求建議,本人應該是已經陷入窘境。沒有人願意無情對待自己的雙親,這位答覆人生諮商專欄的專家或許是缺乏照護經驗,才會做此回覆。

然而,縱使是深知照護辛酸的人,也不至於回答:「狠狠教訓老媽媽,要她別耍任性。」更斷不會建議:「把老媽媽背到姥捨山(註:戰國時代,某藩主規定家中60歲以上的老人都要丟到山中丟棄,故稱為「姥捨山」。)丟棄了事。」

那麼,這個問題可有正確答案?當前的國家政策朝向居家看護的模式推進,這也意味著應該由社會負起責任的照護工作被強加諸給家屬去承擔,形同「不只是把被照護者,更是把家屬一同丟棄到姥捨山。

媽媽在臥禢上無法自行翻身,也不能坐起,衣服汗濕了也無力自行更換。這樣的老人家光是讓自己活下去已經費盡心力,再無多餘心思顧慮到周遭人的狀況。所以她全然不顧女兒們的時間或方便,不分白天晚上的按呼叫鈴。

當她說衣服汗濕了要求更換,你即使告訴她:「我的油鍋正在炸天婦羅,可以稍等兩三分鐘嗎?」

她也完全沒得商量,堅持說:「不能再等了。」

她的要求向來都是「不能等」。

我人在東京的時候,大阪的妹妹不時會打電話給我,一說到媽媽的任性,她就不停地忿忿抱怨:「真叫人超火大。」有了妹妹的證言,我們姊妹兩開始一個勁兒地說起媽媽的壞話。最後,妹妹總是寬容的說:「算了,一個人能活到九十三歲,會變得自我中心也是應該的吧!」

我則安慰她:「誰叫我們沒有其他人可以幫忙照顧!」

最後的結論是:「自己的媽,沒辦法。」

照護花費實在驚人的時候,我也會向妹妹發牢騷說:「我都快哭了!」

「不准哭!」妹妹會對我當頭棒喝。

像這樣,有姊妹彼此分擔,多少緩和照護的壓力。有人和自己站在相同立場,共赴照護修羅道,實屬萬幸。我和妹妹都是「同一個娘的女兒」,這樣的共同立場比什麼都有用。正因為我和妹妹立場相同,所以才能夠說幾句老媽媽的壞話,稍微緩一口氣。換成是對自己的另一半或近親的哪個人抱怨自己媽媽的不是,總會覺得心不安。

對於受照護者情非得已的恣意任性,照護者如果認真計較,自己一定會崩潰。因此有必要稍微退一步,客觀看待事實,尋求某種可以讓自己轉化壞情緒的方式或支援系統。又或者不把現實當現實,而視為遊戲的一環,也是個方法。

站在照護者的立場來說,自己不只是要照顧別人,自己的心情也非得照顧不可,因此是非常忙碌的。

不要自己的孩子將來承受照護之苦

我決定在《週刊朝日》的專欄發表照護媽媽的連載時,幾位朋友紛紛連絡我說:「我要讓女兒們都來讀妳的專欄,做為將來需要照護時的參考。」大家說的都是「女兒」,卻不見「兒子」出場。

照護一直以來都被定位成是「妻子」「女兒」「媳婦」等「女人家的工作」。但是如今,妻子需要人照護的案例也不少,而膝下無女、兒子又沒結婚的家庭也越來越多。根據統計,丈夫照護妻子、兒子照護媽媽等的男性照護者,占所有居家照護者近3成的比例。

需要照護的人口增多,現今的局勢已經演變到光靠女性還不足以應付照護需求的地步。

說要讓女兒讀我專欄的,清一色是男性。不少男人因為照護自己雙親的責任都落在妻子頭上,自己樂得在一旁涼快,才會說得如此事不關己。

事實上,會這麼想的人,都是沒有過照護經驗的人。如果嘗過親手照護雙親的辛勞,斷不會想要讓自己的子女將來也承受同樣的苦。這是為人父母者很自然的疼惜子女之情。「照護自己的雙親直到最後,輪到自己需要照護的時候,卻不願給子女添麻煩」,這樣的雙重標準可說是深入許多父母的骨髓。照護就是如此嚴酷的一件事。

我希望能夠讓自己的媽媽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媽媽」,因此絲毫不覺得照顧要介護度五的她是自己的負擔,也沒有絲毫怨懟之意。

無論如何,只要她老人家活著,就能給我支持的力量。目前的我不惜投入大把時間、體力與財力,最大的心願只為維持媽媽穩當的生活。對我來說,這比任何事都叫我心安,而且感到開心。

儘管如此,我不要自己的孩子將來承受照護之苦。

也有人問我:「老師親身體驗過照護的種種,可有想過自己將來要什麼樣的照護嗎?」這又是沒有過照護經驗的人才會問的問題。我的確思索過自己將來想要什麼樣的照護,可是我的回答並不符合大家的期待。

以人際關係而言,我絕對不能容許建立在對方感情或犧牲上的照護。不能只因為剛好是親子,就以照護之名剝奪對方的時間。我希望自己的照護能交由專業的照護工作人員,透過「金錢契約」得到照顧。如此直接了當、毫不掩飾的回答,就是我所期待的理想照護模式。

2005年,俵萠子出版了著作《不需要孩子照顧的死法》,作者陪伴媽媽經歷過可怕的病痛折磨,不想讓自己的子女日後也遭受同樣的苦,因此自己預先做好萬一的準備,五年間走訪大約一百所照護養老機構,本書就是其取材彙整而成。

書名「不需要孩子照顧的死法」說得貼切,這是明白照護現實的人做出的終極選擇。

然而,事情與有沒有孩子其實無關,任誰都能受到「不需要家人獻身」的照護,這才是真正的福祉社會應有的樣貌。

(本文摘錄自米澤富美子著,《93歲的老媽說:我至少要活到100歲!朗朗照護 70多歲姊妹,照護93歲媽媽的開朗自在手記》,新自然主義出版。)


50+tips

  1. 對於受照護者情非得已的恣意任性,照護者如果認真計較,自己一定會崩潰。因此有必要稍微退一步,客觀看待事實,尋求某種可以讓自己轉化壞情緒的方式或支援系統。
  2. 照護一直以來都被定位成是「妻子」「女兒」「媳婦」等「女人家的工作」。但是如今需要照護的人口增多,現今的局勢已經演變到光靠女性還不足以應付照護需求的地步。
  3. 理想的照護,不應該建立在對照顧者的剝削或情感犧牲上。不能只因為剛好是親子,就以照護之名剝奪對方的時間。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