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賀超級阿嬤》作者:照顧長輩很辛苦,傻一點才能更快樂

進行照護長期抗戰的秘訣:幸好我很傻。

shutterstock_464077157
文/島田洋七 譯/莊雅琇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幸好我很傻

剛開始照護生活時,我注意到了一件事。「照護就是要笑。」

自從《佐賀的超級阿嬤》大受歡迎,各方的演講邀約愈來愈多。對我而言,演講不需要說些艱澀的內容,像相聲一樣逗樂台下的聽眾才是重點所在。如果能在一小時的演講中逗人發笑,聽眾就會帶著暢快的笑臉回家。笑口常開的人與經常愁眉苦臉的人,相貌看來也不同吧。

笑,對於接受照護的一方、或者照護他人的一方都極為重要。

科學研究也證實,笑對身體有益。與其說是經過證實,倒不如說我想要證明給大家看。

筑波大學的榮譽教授村上和雄先生,是一位鑽研基因組成與腦部運作的學者。

教授的理論為「心理作用會影響基因運作」。然而,要從科學的角度驗證何謂「心」,實在不容易。

人們常說,壓力是萬病之源。依照教授的推測,壓力並不是只有負面的精神壓力,也包括感到「愉快」、深受感動的正面精神壓力。換句話說,心理因素會帶來負面的壓力而導致疾病,但也能給予正面的壓力而使人精神振奮。

此外,教授也請吉本興業提供協助。原本打算找剛入行的藝人進行實驗,不過,實驗的條件是必須讓對方持續笑三十分鐘以上。由於最近的新人沒有機會長時間在電視上表演搞笑段子,根本沒有能力讓對方連續笑三十分鐘。實驗團隊在尋求能讓人長時間發笑的人選時,最後便找上了我。

實驗的內容如下述。

實驗對象是一群糖尿病患。

第一天,讓病患抽完血後用餐,接著聽大學教授演講約四十分鐘。結束後再抽一次血,測量血糖值上升多少時,發現平均升高了123(mg/dL)。

第二天,讓病患在同一時間用餐,這次改由B&B表演約四十分鐘的相聲。結束後測量血糖值,發現平均只升高了77(mg/dL)。

不知道是大學教授的演講對身體有害,還是我們的相聲對身體有益,但這項結果比想像中更明顯。正常的醫師似乎並不會想要驗證這件事,不過,當這項實驗數據在實驗之後的次月發表於美國的糖尿病學會期刊上,路透社與《新聞周刊》(Newsweek)均來採訪,頓時引起話題。

相信笑對身體有益的我也嚇了一跳,沒想到竟然能用數字明確呈現出來。

根據村上教授所言,人的大腦隨時都在思考運作。

即便是盯著電視,大腦裡仍是不停思考著:「差不多該準備晚餐了」、「那傢伙到底在幹嘛啊?」唯有大笑的瞬間,腦袋沒有思考任何事情,處於放空的狀態。村上教授表示,這一點或許會對身體帶來正面的效果。再說,笑不同於藥物,不具任何副作用,好處甚多。

不要鑽牛角尖地認為「非照護不可」,照護他人的一方或者接受照護的一方都應該過得開心我覺得這才是照護的最大重點。

照護他人的一方如果想要過得開心一些,那就不要去想臨終的那一刻。重要的並不是「如何度過臨終之前的日子」,而是調整心態,「希望對方今天也能充滿朝氣地開心度過」。

沒有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有的人或許會在出門探病途中忽然倒地不起,或者正要去照護病人時突然遭遇意外。

即便苦思未來,也沒有人知道最後究竟會如何發展。既然如此,與其鑽牛角尖,不如改變心態,快快樂樂度過。

我在最近有機會與間寬平(日本的搞笑藝人、演員、歌手)長談。話題則是「幸好我們都很傻。」

雖然我照護了超過十年,但總是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離開照護機構。也許有人會罵我「態度不夠認真」,不過,凡事太認真,只會讓自己更累。

二○○八年,寬平的「環球馬拉松」(Earth Marathon)啟程了。這項企劃是以跑馬拉松與駕帆船的方式繞地球一圈。十二月十七日從大阪的難波花月劇場往東前進,接著在一月一日從千葉縣鴨川市出航挑戰橫渡太平洋。

當間寬平完成環球馬拉松之後,我曾問了他:

「為什麼你偏要選在正月出發啊?」

「這個嘛,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既然要挑戰,挑正月出發感覺比較引人注目吧?」

選在冬天出發,意味著氣溫與水溫都相當低,十分不利於橫渡太平洋。更何況冬天的海浪會非常洶湧。只有笨蛋才會故意選在這種季節出發。

寬平駕駛的「風神號」(Aeolus)帆船,船身上繪有虎鯨(Killer Whale)。

據說駕帆船橫渡太平洋時,最大的天敵就是漂流木與鯨魚。尤其是駕著小船渡海,很容易因為撞到這兩樣造成船隻受損。

「我們的天敵雖然是鯨魚,但是聽說鯨魚的天敵似乎是虎鯨。所以我才在帆船上畫了虎鯨,多虧了它,我才能順利橫渡太平洋。」

寬平雖然這麼說,但我們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因為在帆船上畫了那幅虎鯨,才得以避開鯨魚的衝撞。不管怎麼說,他就是有這股傻勁,「在帆船上畫虎鯨試試看吧」,才會挑戰環球一周這種魯莽企劃。這男人真是不簡單。

進行環球馬拉松期間,寬平被診斷出罹患前列腺癌。一般來說,發現自己罹患癌症, 應該會暫時先回日本, 他卻不回國, 僅表示:「回日本的話,環球馬拉松的行程就會中斷了。」於是留在美國治療,戰勝了癌症。

當初如果沒有挑戰這項愚蠢企劃,討厭醫院的寬平,肯定不會注意到自己罹患了癌症。

寬平這股傻勁,和我有共通之處。因為傻,才會想也不想一直照護到最後。

照護之際,一定會面臨生命的終點。如果總是想著臨終的那一刻,只會在照護時更加痛苦。鑽牛角尖想著自己不懂的事情也沒用,就算明白這一點,大部分人還是會忍不住去想。

幸好我從以前就很傻,才能夠不去想臨終的那一刻,持續照護下去。我想,能讓自己順利長期照護下去的祕訣,就是傻一點吧?

就學校或公司來說,傻,是一件壞事。我不知道被罵過多少次「不夠認真」了。但是,人生要過得開心,傻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老婆說,我每天睡前都會說:「今天也很開心哪!」

即便到了這個年紀,我每天照舊一家一家續攤喝酒。直到最近,我也是與朋友相約在七點,先去自己經營的壽司店喝酒,喝了一輪後,「到下一家去吧!」於是到小酒吧暢飲到深夜,最後再帶著模樣逗趣的陪酒小姐回到自己開的壽司店繼續喝。雖說是自己的店,但我回家之前還是會乖乖付帳,並向大廚道別說:「每次都勞煩你了。」因為每天都是這樣過,可以理解為什麼我會說:「今天也很開心哪!」

我每天都全心全意過得開心快樂。說到用腦,也頂多是思考「今天要怎樣過得開心?」我不會後悔「當初多做一點就好了」、「我本來想這麼做的」,而是抱著「今天是今天,明天是明天」的心態過著每一天。

這一點也符合我的工作態度。

雖然對經紀人很不好意,不過,到了這把年紀後,我現在壓根兒不想「死命賴在演藝圈」。除了《佐賀的超級阿嬤》搬上電視螢幕之外,我一概拒絕電視劇的邀約。拚命背台詞、同一段戲演好幾遍,這種拚死拚活的方式一點也不適合我。我反而比較適合直播節目,或者從頭到尾說個不停、說完就能回家的節目。

我當初不是以鑽牛角尖的緊繃態度看待照護,而是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面對,或許也是受到本身的性格所影響吧。

這麼說或許不恰當,不過把照護當成一齣喜劇也許比較好。

即便是照護父親,也不要感慨地說:「從前那麼嚴厲的父親,現在竟然沒辦法自己上廁所。」而是換個想法:「現在乖乖躺著不是很好嗎?」這樣的照護心態,會讓自己過得開心一點。責任感不要太重,像我們這樣傻里傻氣、放鬆心情,才能順利走過照護生活。

(本文摘錄自島田洋七著,《老媽,這次換我照顧你》,時報出版。)


50+tips

  1. 不要鑽牛角尖地認為「非照護不可」,照護他人的一方或者接受照護的一方都應該過得開心,才是照護的最大重點。
  2. 照護之際,一定會面臨生命的終點。如果總是想著臨終的那一刻,只會在照護時更加痛苦。
  3. 責任感不要太重,適時的讓自己傻一點、開心點,放鬆心情,才能順利走過照護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