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人生專欄】最有價值的事:紀錄父母的生命故事

抵抗遺忘,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紀錄。

shutterstock_221236627.jpg

編注:關於父母的生平,你曾經仔細聆聽過嗎?曾聽過不少遺憾的例子,父母在世時,總沒有好好溝通,等到父母過世後,才發現自己對他們年輕的歲月一無所知。別忘了,如今遍布皺紋的爸媽,他們都曾年輕過,他們曾有過的甜美與痛苦是什麼?從社會歷史來說,無論是自1949年流離來台,或是曾接受日本統治的父母,這大時代下的人們怎麼過活?如果沒有人紀錄,一輩人消失,就慢慢被遺忘?那此生的痕跡算什麼?

第三人生專欄本月介紹美國最熱門的銀髮口述歷史風潮,相關的公司還獲得紐約時報的投資,因為紐約時報認為:每個人一生中的片段知識,集結在一起就是正在發生的當代歷史。從現在開始,你也可以拿起電腦、手機,拍下爸媽的故事,也可以記錄自己的故事。網路分享如此方便,或許透過個人的口述史分享,可讓父母與自己的生命留下了永恆意義與價值。

文/楊寧茵

聽過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嗎?

這部去年底開始在台灣上映的好萊塢電影,根據真人實事改編,描寫60年代當美國還是屬於黑白種族隔離的年代,一群在太空總署工作的非裔女數學家的故事。

 1960年代,冷戰時期的美蘇兩國把競技場域拉到外太空,雙方的星戰競爭正值白熱化,蘇聯優先把太空人送上太空,大大打擊了美國人的民族自信心;同時期,民權運動也如火如荼地在美國各地展開,當時黑白種族隔離政策在許多州依然合法,因此一群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朗尼實驗室工作的非裔女數學家和運算員,雖然在美國的太空夢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但在當代歷史上卻是無聲的一群。

shutterstock_550217752

電影《關鍵少數》描寫種族隔離時代,身為非裔女性的無名英雄故事。(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的確,我們從小到大聽到的太空英雄就是葛倫,還有阿姆斯壯,從沒想過他們之所以能夠成為人類共同的英雄,只因為他們當時站在鎂光燈下,忘了其實鎂光燈沒有照到的地方還有許多無名英雄。

透過原著改編的關鍵少數電影,把這群無名英雄從暗處中拉出來,透過描寫三位非裔女性,讓他們在將近一甲子後成為真英雄。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物,他們的存在都是真實的歷史,他們的身世在時代背景和歷史總是為勝利者述說的情況下,掩埋了超過個世紀而不為人知,他們身為少數族裔的掙扎與奮鬥的人生,曾經帶來許多的苦難和挑戰,但也包含著快樂的淚水。

善用數位工具  留下生命故事

這原本是一部非小說,是作者謝特莉(Margot Lee Shatterley)的第一本書。不是專業作者的謝特莉怎麼會開始寫這本書呢?其實她從小在電影場景中的維吉尼亞州漢普頓市長大,她的父親是航太總署(NASA)的研究科學家,經常到他們家走動的叔叔伯伯阿姨和身邊一起長大朋友的父母親,許多人都任職NASA,因此她從來沒有想過黑人在NASA工作有什麼特別。六年前,他回家過節,年邁的父親偶然在閒談間講到了凱瑟琳(電影中的女主角之一)參與了美國發射太空人的計畫,引起了她的興趣,而開始了一連串與家鄉有關的訪談計畫。

「我小時候見過凱瑟琳,也聽過她的故事,但一直到我開始親身走訪這些人並慢慢挖掘出一段一段的故事,才了解到這群女性,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所從事的事情有多麼了不起!」

謝特莉說這本書是她寫給故鄉的「情書」,在完成書和電影之後,年近五十的謝特莉把這件事情當成她下半生的志業,她成立了一個基金會,繼續發掘當年在NASA工作、投身美國太空研究的非裔女性幕後英雄,並將他們的故事忠實地紀錄下來。

因為謝特莉的無心插柳,讓這段塵封的歷史以精彩絕倫的方式重現在世人面前,重新肯定了這群如今已是暮年或不在人間的無名英雄。

其實,類似的概念在美國銀髮新創圈還挺火紅!結合各種資料和口述歷史重現生命故事的點子和平台很多,主要是因為數位工具的便利,讓一般人可以很容易將過往需要花費大量力氣才能完成的作品展現出來;而共享概念的暢行,更讓每個人的生命故事都更容易被編輯和流傳下來。

例如數位內容網站 The History Project 就是其中做得還不錯的一個;他們2015年創辦不久時就得到了美國紐約時報的投資,因為時報認為:每個人一生中的片段知識,集結在一起就是正在發生的當代歷史。

前白宮特派員   透過說故事替老爸得到更好的照顧

如果你上網google Jay Newton-Small,你會找到一個資歷豐富的記者,她曾是時代雜誌的白宮特派員,採訪過無數任美國總統和大選就不必說了,她還採訪過海地地震、巴黎恐攻事件和蘇格蘭獨立運動等;父親來自澳洲,母親是馬來西亞華僑,他們兩人因為替聯合國工作而在非洲的尚比亞相識,在馬拉威結婚,然後在紐約生下了Jay。因此Jay從小就和雙親旅居世界各地,有豐富的閱歷,最後定居華府,成為時代雜誌的記者。

Jay的父親熱愛旅行,一輩子周遊列國,過得十分多采多姿,但當他晚年因為阿茲海默症住進佛羅里達的一家安養院時,大家只覺得他是個難纏的老頭兒,脾氣壞極了!而讓父親住進安養院的Jay則內心充滿了愧疚,因為他覺得院中沒有人像她一樣了解她的父親,他們要如何提供他最貼心的照顧?

PH4sM0-o.jpg
Jay Newton-Small為父親寫下生命史,後續更創辦MemoryWell發展這項志業。(圖片來源:Jay Newton-Small推特)

看著眼前院方給她厚厚的一疊、長達20頁的問卷,Jay更加沮喪。誰會有時間去仔細看這個問卷的內容呢?而且用這種制式的方式,根本沒有辦法清楚地描繪出他父親的樣子。身為記者的她,自告奮勇提議,寫幾篇關於父親的小故事給照顧父親的護士和照顧服務員看。

沒想到他們愛極了!短短的五篇故事,配上幾張照片和他父親最愛的披頭四和法蘭克辛納屈音樂,眼前這位老先生不再是那個每天找麻煩的老人,而是那個出生於澳洲曠野、因為開計程車載了英國名相邱吉爾,而有機會到聯合國工作,幫助過無數開發中國家發展的外交官。當他心情低落時,護士就放披頭四的唱片來讓他開心;當他發脾氣時,他們拿無尾熊的小玩具讓他平靜下來。透過故事, 父親因此得到了更好的照顧品質,Jay也更放心了!

就這樣,Jay開始替周圍朋友的長輩寫些生命小故事,然後分享給他們的照顧人員,然後她發現,原來安養院也喜歡這樣較為人性的溝通方式,他們甚至於願意出錢請她來做,所以在經過三年的嘗試之後,她於2016年秋天辭去記者的工作,創辦了MemoryWell,全心追求這項志業。

在數位洪流下替長輩發聲  雪泥鴻爪都珍貴

有趣的是,網路上其實早有類似的服務平台,讓家人可以分享或組織小故事來幫助失智長輩,但Jay強調,聘請專業的媒體人來寫是MemoryWell成功的關鍵,因為媒體人的文字功力和訓練,讓他們可以很快抓到重點,寫出輕薄短小卻又吸引人的故事。過往這樣的平台,通常讓家屬來執行,但只有少數家屬可以寫出好故事,大部分的家屬不是不知如何取捨,寫的哩哩啦啦雜七雜八,要不就是一直拖稿,寫不出吸引人的故事。

Jay自己說,她覺得做這個計畫最有意義的地方,不僅僅是提供了長者和照顧者一種較為人性的溝通方式,也是替這一代的長輩在數位洪流中留下一筆,「因為他們不是跟著網路長大的一群人,他們在網路上的數位足跡非常少,簡直就像不存在一樣,我希望用這種方式為他們發聲,留下一點什麼!


楊寧茵半身照原圖.jpg

作者簡介:Deborah Yang(楊寧茵),社會企業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2013協助台灣紀錄片不老騎士在舊金山灣區、洛杉磯、華府和紐約等地上映,並協助帶領片中10名不老騎士進行騎蹟之旅,成功將台灣高齡樂活的形象推向美國主流社會。本專欄以「第三人生」為題,以全球為經、以本地為軸,探討個人及社會如何以更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第三幕的不同想像,鼓勵每個人自己的老年自己設計,活出幸福晚年。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