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失智者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日本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

長照的責任,應是去支持當事人做自己想做的事。

文/陳莞欣 圖片來源/株式會社あおいけあ

主圖DSC4206-768x513
一個失智者住進照顧機構,可以做些什麼?在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的住宅區裡,有一家名為AOI Care Home(株式會社あおいけあ)的複合式照顧設施。在這裡,失智的長者會自己料理三餐、清掃房間和庭園,依照每個人的才能和興趣,每天的「任務」也不同。下午,附近的小學生放學時,他們也會烤麻糬請孩子們享用,和孩子們玩在一起。沒有人會規定他們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唯一的管理方針是:「讓長者做他們喜歡做的事情。」

 老人+小孩

AOI Care Home是一間沒有圍牆的照顧機構,孩子們和長者一起玩耍。

在日本,由AOI Care Home所開創的照顧模式,被稱為「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這個小規模多機能的照顧設施,結合了家庭訪問、短期住宿和日照中心的機能,機構裡近9成的長者都患有程度不等的失智症。但即使如此,AOI Care Home的創辦人加藤忠相相信,失智者未必只能扮演被社會照顧、保護的角色,也能夠成為對社會有所貢獻的人。

沒有理想的照顧機構,貸款1億元也要自己創業

在加藤心中,照護的目的不是保護長者或病人,而是站在協助的立場,維持他的自主能力。高中時期參加管樂團的他,目睹恩師在社團參加全國大賽期間因癌症住院。然而,老師不顧醫生的勸阻,仍選擇離開醫院,帶領社團拿下全國第一的名次。10個月後,老師過世了。老師的選擇在加藤心中留下了深刻影響:「醫療或長照的責任,應該是去支持當事人做他想做的事情。」

大學畢業後,加藤也曾在老人之家工作。初入職場的3年,並不是太愉快的工作經驗。加藤形容,當時的職場氛圍是:「不管怎麼樣,效率最重要。幫老人換尿布速度最快的人會受到稱讚,完全沒有坐下來和老人家一起喝茶這種餘裕。老人家每天都在機構裡度過,大家表情都很陰沉,過的很痛苦。那不是照顧,是控制。在這種機構裡,需要「被照顧」的人只會愈來愈多。

於是在25歲那年,加藤選擇離職創業。他向銀行貸款了將近1億日元,打造他心目中理想的照顧設施。AOI Care Home的選址就在他的自宅周圍,共有3棟建築,分別是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家照護設施「おたがいさん」、團體之家「結」和日照服務中心「いどばた」。

加藤希望來到機構的長者,可以把AOI Care Home當成是自己的第二個家。室內牆壁、地板都選用原木建材,減少空間給人的壓迫感。他認為,人眼睛所看到的訊息會傳遞到腦部的視丘。良好的空間規畫能向大腦傳遞『這裡很舒適』的訊息,對調節自律神經、安定血壓都有幫助。

AOI Care Home創辦人加藤忠相接受NHK專訪,介紹設施的日常生活狀況。

讓失智者從被幫助的人,走向自立的人

曾在官僚化的機構工作,加藤在經營AOI Care Home時,特別強調工作人員不必寫企劃書或報告書,設施裡也沒有固定的行程。唯一的指導原則,就是要讓長者們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情。例如,「想要煮飯,就幫他拿菜刀;想買東西,就陪他上街。」加藤特別指出,失智代表的是人大腦內的海馬迴萎縮,但是主宰情緒變化的扁桃體仍然很敏銳。他請工作人員觀察每個長者的個性,找出他們喜歡和討厭的事物,最後讓所有人都能去做自己本來就喜愛或擅長的活動。像是讓長年當家庭主婦的奶奶幫忙清理餐桌、準備午餐,或是讓曾從事園藝工作的爺爺打理庭院中的落葉等,都是讓失智者可以發揮潛藏在身上的能力。如此一來,才能讓長者從被照顧者的角色,走向自立的生活。

 DSC5543-e1422429186625

在AOI Care Home,工作人員站在協助的角度,讓長者可以自理三餐

加藤也強調,在AOI Care Home的長者,不少是在原先的生活中會讓他人覺得「帶來困擾」的失智者,例如會對家人施暴、在路上便溺,或者是有其他失序行為。但即使是這樣的人,只要適當的引導他們發揮潛能,還是有貢獻社會的可能。例如拿著垃圾袋,維護社區環境的清潔、自己切三餐要吃的蔬菜、幫大家分菜等等。雖然是微小的貢獻,卻仍深具意義。

照顧機構,可以是社區生活中自然的一部分

相較於傳統封閉式的照顧機構,加藤希望AOI Care Home可以保持開放,自然而然的成為社區的一部分。這裡沒有圍牆,院與院之間連接的道路,就是當地小孩上學、上班族通勤的必經之路。院裡的長者們看到在路上玩耍的學生、牽著手的高中生情侶,也會懷念的說「我們以前就是那樣啊!」。不少孩子們會在放學後到這裡和老奶奶玩益智問答,和前農夫爺爺學習,了解稻米生長的過程。喫茶店的退休老闆會做好吃的三明治,大家一起度過愉快的午後。

 DSC3991-1024x6841-768x513

住在AOI Care Home的長者和社區居民的關係相當密切。

在AOI Care Home,長者們也是社區的成員。他們除了打掃自己的生活空間外,也會結伴清理社區的神社、公園。當初也有人說讓失智者出門很危險。但我們覺得這和失智與否沒有關係。他們想要做好的事情、想要對地方有貢獻、希望自己的價值被肯定。聽到居民們說『謝謝』的時候,長輩們也會覺得自己有了活著的意義,表情閃閃發光呢!」加藤說道。自我的價值被肯定,也會讓長者們的身體更健康、認知能力提升。如此一來,照顧設施裡增加的不是「需要被照顧的人」,而是「能夠照顧自己」的人。

儘管已是日本全國知名的照顧經營者,加藤並不以此為滿足。未來,他想要在AOI Care Home進行各種計畫,像是開設給單親媽媽的Share House,讓小孩跟老人一起玩耍,媽媽也有工作的場所;或者是開一家讓高齡者就業的餐廳。以藤澤市為基地,讓這種照顧模式擴散到日本各地,散布共老共好的種子。

 延伸閱讀:余尚儒著,《在宅醫療 從cure到care:偏鄉醫師余尚儒的翻轉病房提案》,天下文化出版。(作者余尚儒醫師將本書版稅所得,捐贈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50+tips

1.照顧機構該提供的不是控制,而是讓長者發揮他們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否則,待在機構的時間愈長,需要被照顧的人數只會持續增加而不會減少。

2.良好的安養空間規畫,不只是讓人住得舒服,也對於心情穩定、良好的健康有所幫助。

3.失智者儘管記憶力消退,但主宰情緒的扁桃體仍相當敏銳。只要好好的引導他們,讓他們發揮潛能,失智者不只是被照顧者,也能走向自立的道路。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