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瓊瓊專欄:歡喜堂】疼痛的功課:身體在撒嬌

疼痛提醒了我,其實可以用很美好的方式和身體連結。

shutterstock_274915004

文/袁瓊瓊 圖片來源/STUDIO GRAND OUEST@Shutterstock

前陣子忽然會腳軟。走著路,突然人就矮半截。

發生這件事的時候我和兒子在一起,因之就錯失了偶像劇中時常發生的畫面:某個老帥哥忽然來扶我,然後說你怎麼了……之後一段啥啥便因之開啟。

沒有,就只是我兒子扶住我。因為猝不及防,兒子就說:老媽呀你走路要先看一下嘛!就跟他小時候本人斥責他的口吻一樣。因為本人有過非常多走路不看馬路兼不看紅綠燈兼不管前方人車的暴衝紀錄(自從兒子時常在身邊之後,我就把過馬路的性命安危交由他負責了),因之,兒子會這樣唸也是合理的。但是,就從兒子扶著我向前邁步時,本人腳又軟了一下,距離前一「軟」不到一分鐘,這時就換我唸了:「兒啊你扶我走路不會看路啊。」

不過憑良心說,這兩「軟」都跟我和兒子看不看路完全沒關係。就是突然膝蓋就一鬆,忽然不存在,大家可以試想走路時一腳踏空的感覺。

後來去醫院檢查,說是坐骨神經的毛病,去照X光。醫生指著那張灰灰白白的有彎曲有突起的我的「人體圖」跟我說:「就是這一塊。」

「這一塊嗎?」我說。

醫生說是。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在指哪裡。但是拼命點頭說:喔喔喔。醫生說就是這一塊壓到神經,所以會腿軟。並且預告還會痛還會麻痺(後來他的預告都出現了,跟算命一樣準)。媽呀那我怎麼辦,是不是要吃藥要推拿要復健要開刀。醫生笑瞇瞇說:過幾天看看。過幾天我數病齊發,果然來跟醫師約會了。問醫師我可不可以這樣可不可以那樣,因為這時許多原本可以的事現在都做不到了。醫生笑瞇瞇說:「你覺得怎樣舒服就怎樣。」

醫生的「縱容」態度讓我很不放心,感覺我八成是活不長了,所以醫生不願意讓我太痛苦。但是回家來上網,發現有坐骨神經痛的朋友還真不少,而且千奇百怪,狀況比我慘烈悲催的更在所多有。網路真是好物啊。因為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網路數百萬病友的痛苦之上,我因此便安心了。

病痛是人類身上最奇怪的事。遠古的人類只有兩種「病痛」。一是內傷:不小心吃了不適合腸胃的食物;一是外傷:被野獸咬傷或是摔或是跌或是被謀殺。似乎既沒有心臟病高血壓,也絕對沒人得癌症。有個進化理論是這樣的:人類的進化史其實就是「疾病史」。人類由於生存需要發展出的「進化」,都是帶著傷害性的。例如我們進化成「直立」,內臟就不可免只能下垂,為了散熱放棄毛髮的保護,相應的過敏症皮膚病就因之而生。疾病是我們跟進化的「等價交換」,所以,計算機打一打,進化史超過百萬年的人類,「不過」只換來這麼些病症,似乎也滿划算的。而且又不會每個人都得。

話雖如此,但生病,任何病都一定會有的副作用就是會讓你「不便」。我不提疼痛,是因為人類對疼痛的忍耐力很奇怪。任何肉體上的疼痛都有人能夠熬過去,而且經年忍熬著。我母親因為脊椎病變開刀時,我們才知道她的背痛已歷時二十年。而我某個好友,身體有問題,早午晚每天要痛好幾輪。不過這是個開朗到匪夷所思的朋友,他說,在痛得很厲害的時候,他就對自己的身體(看是痛哪一部份)說話:跟自己的背,自己的腰,屁股,有時是大腿有時是小腿,說:「我謝謝你幫我服務了這麼多年,我很抱歉沒有好好照顧你,所以現在你要讓我疼。可是真的很痛哇,請你不要鬧了。」就像在哄女朋友。

據他說,這樣哄一哄之後,通常就沒有那樣痛了。

當然,這種療法很難「推廣」。不過這陣子因為也與疼痛共處,本人於是也試著「哄哄」身體。疼痛發作時,就跟身體說:「拜託不要鬧了。」等身體舒適的時候,就說:「謝謝。你很乖。」這個身體竟就真像是身外之物似的,分離出來跟我對話。說實話,身體要跟你對話,採取的都是「引人注目」的方式,絕對不會輕聲細語。會讓你痛,酸,麻,刺,或者就直接給你來個大動作,讓你癱軟,摔倒。

因為不接受不行,不跟你商量的。所以近期的我,發展出超能力,在挪動肢體時,會體察一下身體有沒有不高興。我發現,挖靠,身體還真的會跟你撒嬌呢在疼痛時,像調整精密儀器一般,用奈米量度來挪移,緩慢,緩慢,調到了某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角度,於是,身體安了,我也安了。

奧修曾說過,現代人的問題之一是:「與身體失連」。

因為太多的發明使得我們不再需要勞動身體。而與身體失連就是與大地失連。他甚至說這種失連是造成心理和生理疾病的原因。奧修因此說:「回到身體。」用呼吸,舞蹈,歌唱,勞動和工作,來讓我們再度與身體連結。

透過疼痛,我事實上也與身體連結了。這提醒我,其實可以用很美好的方式和身體連結。等病好,我要去唱卡拉OK,去公園跳舞。或者一邊散步,呼吸,注意著腿骨在空氣中挪動的緊張感。感知風,感知陽光。在撐傘之前,感知雨滴落在頭頂上。


%e8%a2%81%e7%93%8a%e7%93%8a%e7%85%a7%e7%89%87

作者介紹:袁瓊瓊,1950年生,專業作家與電視編劇。曾獲中外文學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時報文學獎首獎等多項文學獎。「歡喜堂」是針對50後身心靈生活的文字紀錄片,寫實,因此有好事,也有壞事—但,無論它是什麼,我們都學著幽默以對。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