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相談室】人們真的需要納骨塔嗎?最不麻煩他人的死亡 日本推廣「零葬」

我們的兒孫或許還會祭拜我們,三、四代後的後輩呢?一個挑戰的新觀點。

shutterstock_278059295

文/島田裕巳 譯/嚴敏捷 圖片來源/Angie Makes @Shutterstock

我認為除了自然葬之外,還有更進一步的作法,那就是「零葬」。零葬正是現代人所追求的終極埋葬方式。

土葬是將遺體埋入土中,葬禮就算完成了。其中也有家族會另外建造一個祭拜墓,但沒有規定每個人一定要這麼做。基本上,只要埋入土地裡即可。

至於火葬,如果將遺體火化之後就算完成的話,會變得如何呢?

家屬將火化後的骨灰交給火葬場處理,並不取回骨灰。

這跟土葬以後的狀態是一樣的。

這就是所謂的「零葬」。

大多數的火葬場都要求家屬取回火化後的骨灰,家屬也都遵循規則行事。有不少由行政單位經營的火葬場還制訂條例規定,家屬若委請該火葬場火化遺體,必須要將骨灰取回。民間經營的火葬場也大多會提出家屬應取回骨灰的要求。

不過,有些火葬場的狀況是,只要提出申請,就可以不用取回骨灰。實際上,確實有人提出這一類申請,請火葬場自行處理骨灰。而提出申請的人數也在逐年增加。

由於西日本是採用部分收骨,所以骨灰的一半以上都是交由火葬場處理的。處理一半以上的骨灰,和處理全部的骨灰,其實是差不多的事情。居住在西日本的人由於認為部分收骨是理所當然,一點都不覺得請火葬場處理剩下的骨灰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從未關心過這些骨灰後來送到哪裡去了。

那麼,這些剩下的骨灰是如何處置的呢?有關這一點其實有各種說法,不過一般都是把剩下的骨灰送給相關業者,以機械將骨灰磨碎以後,除去不屬於骨頭的不純物質,最後只剩下一點點的骨粉。然而將骨粉送至與火葬場合作的寺廟,埋在寺廟的土地或是墓地內。

其中一個接收這些骨粉的寺廟,就是位於石川縣輪島市的曹洞宗大本山總持寺祖院。

總持寺現在已經遷移至神奈川縣橫濱市,不過最早是位於石川縣。遺骨處理業者的團體在總持寺祖院建造了一座觀音像,「全國火葬場殘骨灰諸靈永代供養塔」,將剩下的骨灰收納在觀音像背後的不鏽鋼製容器內,並進行祭拜。其他也有幾個處置剩下骨灰的設施。

在歐洲,有不少家屬在將往生者的遺體送至火葬場後,就直接回去了。火化後的骨灰可暫時放置在火葬場,若一段時間過後,家屬仍未來取回骨灰,就交由火葬場處置。

在法國,雖然最近開始有越來越多人採用火葬,但由於還沒有形成將骨灰放置在墓地的文化,因此據說出現了有人將骨灰放在地鐵車廂內的案例,造成了一些問題。若是交由火葬場來處理這些骨灰的話,應該就不會發生這類的事情了。

若是採用零葬,由於不需要從火葬場取回骨灰,就不會將骨灰放在身邊,或是需要找個墓地放置。連自然葬也可以不用舉行了。

零葬讓我們從重擔中解放出來

有些人一聽到不從火葬場取回骨灰,心裡就會覺得有些不妥吧。應該也有些人會覺得,這麼做好像我們用很隨便的心態對待往生者。

不過,若火化後的骨灰最後還是會以某種形式加以祭拜的話,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至少可以如前述的本山納骨一般,以永代供養墓的形式做共同祭祀。

覺得零葬不妥的人,或許認為往生者的靈魂還寄宿在骨灰當中。他們相信祭拜遺骨可以超渡往生者。以現今火葬的作法來看,無論如何都會剩下一些骨灰,因此我們便將這些骨灰視作往生者的一部分,並放置在墓地內祭拜。然而,如果火葬的技術和作法改變,可以處理到連一點骨灰都不剩,我想人們很快就會習慣沒有骨灰這件事情了。

由於實際上沒有人這麼做,所以不是很清楚是否真的可行。但若是在火化時將溫度提高,有可能讓遺體全部燃燒殆盡,或者在火化後僅留下一點點的骨灰。

這麼一來,即使家屬取回這些骨灰,也不用煩惱該如何處理。至少可以馬上就執行自然葬。現在的習慣是在火葬後還會進行撿骨,所以火化時會調整溫度,呈現出還有骨頭的狀態。在還是骨頭的狀態下,用筷子去撿,骨頭也不會馬上碎裂。

這種撿骨的習慣並不是從以前就有的,而是在火葬開始普及以後才形成,恐怕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才廣為民眾接受,沒有任何歷史或宗教方面的根據。只要我們不撿骨,也就沒必要採用現行的火葬方式。

雖然以前是以土葬居多,但當火葬變得普及之後,我們也適應了這種作法。現在,不喜歡土葬的人反倒增加了。甚至有人認為土葬令人感覺不舒服。(順道一提,伊斯蘭教徒不喜歡火葬,原則上以土葬為主。因此在日本過世的伊斯蘭教徒都希望可以採用土葬。伊斯蘭宗教組織打算為教徒建造適用的墓地,不過被周遭鄰居反對,使得該計畫受挫。)

同樣地,火葬廣為大眾接受時,若採用不會留下骨頭或是僅留下一點點骨灰的火化方法,大家也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

現實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們的想法會隨著現實的改變而有所調整。

有些人會說,如果採用零葬,就無法祭拜往生者了。若是無論如何都想要祭拜往生者的話,可以在別處設立墓地或是慰靈碑,並對其做祭拜即可。我們在兩墓制的時代也是這麼做的,不是沒有遺骨就無法祭拜不過,希望可以採用零葬的人,應該是不會想再特地去設置一個祭拜用的墓地。

藉由實行零葬,我們可以從墓地的重擔中解放出來。因為已經沒有必要再設置墓地並且守護墓地了。這麼一來,家屬的負擔就能減輕許多。

我們並不是覺得需要墓地才去設置墓地的,而是因為有遺骨的關係,所以要有一個可以安置遺骨的地方。

因此,當〈化做千風〉(千の風になって)這首歌大為流行之時,很多人會在葬禮或是安置骨灰罈時吟唱這首歌。歌詞傳遞的訊息是,「往生者訴說著:『我並沒有在墓地裡長眠。』」二○○七年,這首歌成為一年銷售一百一十三萬張的暢銷金曲,同時也讓大家逐漸認為,往生者並沒有長眠在墓地裡。多數人也能相信,人過世了就化做千風,變得自由,或者說希望能化做千風,變得更為自由自在。

或許也有人會認為,若是採用零葬的話,世人馬上就會忘記自己的存在了,但我們並不是因為有墓地才會想起往生者。不管在什麼環境下,我們都可以想念某個人。

而且當家屬想起往生者時,往往並不是懷念其生前的善行,相反地是因為往生者曾經帶來麻煩和困擾。所以要讓自己死後不輕易被人遺忘,恐怕在生前給周遭的人多帶來一些麻煩會是最好的方法了。

即使如此,人只要一死,就會被逐漸遺忘。幾乎沒有人在過世多年後,依然留存在他人的記憶中。那麼我們不如就簡單地消失,一如「船過水無痕」。

以後有可能開發出新的遺體處置方式,最後連一點點的骨灰都不存在。這正是最極致的零葬。

有人會說,「零葬並不是葬禮的形式,只是一種處置遺體的方法而已」。也有人強烈反對零葬,認為「憑弔往生者跟處置遺體是不一樣的」。

但是在這個大往生的時代,處置遺體不就夠了嗎?若能夠活到八十、九十歲,甚至一百歲,可說是充分享受並能讚嘆人生的美好了。這樣的人生絕對不是苦難的延續。至少可以說,人們並沒有生活在穢土的感覺。

雖然自然葬可以回歸大自然,但還是要經由別人的協助。往生者無法自行回歸海洋或山林。不過,若是採用零葬,比自然葬更不需要勞煩他人。雖然也必須請人幫忙處理剩下的骨灰,但這就屬於相關工作者的職責了。

我第一次將零葬的構想告知SJS的會員時,有一位女性會員這麼回應:「我希望替丈夫做自然葬,但是自己的話用零葬就好了。」

我認為現在應該有越來越多人接受這樣的想法。

(本文摘錄自島田裕巳者,《讓人生的終點歸零》,商周出版。)


50+tips

1.零葬雖然在大體火化後不領取骨灰,但想祭拜往生者的話,仍可另立墓碑或慰靈碑表達在世者追思的心意。這種做法在古代行之有年,不會因為沒有遺骨或骨灰就無法祭拜。

2.零葬讓家屬從購買墓地、守護墓地的重擔中解放又不必花錢,對在世者也有好處。

3.自然葬是將骨灰灑在海洋或山林,而零葬則是連骨灰都不領取,比自然葬更不需要勞煩他人,可以完全掌握喪葬自主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